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会说话De哑巴

傻瓜用嘴巴说话,聪明人用脑袋说话,智慧者用心说话

 
 
 

日志

 
 

【转载】教师最不能承受之痛(续)  

2015-01-21 16:06:29|  分类: 他山之石(教育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载】教师最不能承受之痛(续) - 会说话的哑巴 - 会说话De哑巴【个人空间】
 
      常听到很多人说:跟啥人打交道也不能 跟老师打交道,一个个小气的不得了,买点儿东西扣扣索索,使个劲儿地讨价还价,真丢人!
      可是有谁愿意这么扣扣索索当小气鬼?如果我们有那个经济实力一掷千金,还有谁会愿意扣扣索索?每个月挣那点儿可怜巴巴的工资(是实际发放到手中的工资,而不是财政局工资册上的工资),我们的社会地位仍然是“臭老九”,哦,不对,估计连臭老九都排不上号了,因为大多数老师(尤其是小学和初中老师)的工资连农民工都比不上,甚至街边小商贩都比我们挣得多的多,我的一位多年不见的初中没毕业的老同学的一句话更是让我无语:呀,你才挣这么点儿啊,我打工一个月还四五千呢?马克思他老人家说过,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所以我们其实已经处于社会的最底层。
【转载】教师最不能承受之痛(续) - 会说话的哑巴 - 会说话De哑巴【个人空间】
 
      每每学生问起我的工资,我都无言以对,因为我实在无法说服他们要努力学习,很多学生会问:老师你上学的时候是不是成绩不好啊,所以才当了老师?可事实是:当初学习成绩好的同学大多考上了师范院校,毕业后当上了光荣的人民教师,而那些初中毕业或者高中没毕业的同学却一个个成了某某老板,某某经理,我们的收入跟他们相比更是难以望其项背。因此越来越多的学生初中没毕业就辍学打工去了,他们说老师一个月挣得钱还没他爸爸妈妈打工挣的多呢,学习好有啥用?新一代“读书无用论”历经十几年后重新粉墨登场!
     社会一直给予我们很高的期望,从对我们的称呼上就可见一斑:什么“辛勤的园丁”,“太阳底下最光辉的职业”,“燃烧自己,照亮别人的蜡烛”, “人类灵魂的工程师”等等。领导和社会舆论更是把老师给吹捧到九天之上的云层里,似乎老师就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但是有谁想过:老师也是普普通通的人,也得吃喝拉撒,也有老人孩子要养,难道把老师捧上神坛老师就不需要吃喝拉撒抚养老幼么?很多的领导更是一边愚弄着我们,一边大肆地弄权为自己捞够几辈子都吃喝不愁的财富。
    “拿多少报酬就干多少活儿”,这是个别年轻教师的心理,有些老师“骑马找马”,想着找准机会彻底脱离教师这个行业,但是还有更多默默无闻辛勤奉献的老师们,他们每天起得比鸡早,睡得比妓晚,为了班里那些孩子们呕心沥血,全心全意的付出,甚至晚上做梦也是关于哪个孩子这段时间是不是沉迷于网络游戏了,学习成绩一落千丈;哪个孩子父母离婚了,孩子的情绪很不对劲,需要谈心了;甚至做梦会梦到孩子离家出走找不到了,该上课了却总也被各种各样的事情绊住迟到了等等噩梦连连。更有甚者,如果一旦班里有个别家庭贫困的孩子,有些教师真的从自己那为数不多的可怜巴巴的工资里抽出一部分给这样的孩子交学费买学习资料。像我带05级时,6班有两个孩子家庭贫困,高度近视家里竟然配不起眼镜,我只好带他们去眼科医院给他们花了400多元配了眼镜(我当时一个月的工资大约2000多元),后来又几次带他们去医院验光,更换镜片,更别说平时多次为他们买英语辅导资料。
      在学校像我这么做的老师大有人在,还有更多老师更是有心人,为住校的孩子们过生日煮鸡蛋做生日面,冬至为孩子们包饺子,端午节为孩子们买粽子等等,但是就是这么多可亲可敬的年轻的年老的教师们,他们正承受着本不该他们承受之痛!
      试问:如果换了别的行业,拿着这么点儿可怜巴巴的报酬,他们还会这么兢兢业业的付出么?你们只看到那些师德败坏的“老鼠屎”,怎么就无视更多为了教育辛辛苦苦真正做到燃烧自己照亮别人的“蜡烛”们呢?
  评论这张
 
阅读(9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