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会说话De哑巴

傻瓜用嘴巴说话,聪明人用脑袋说话,智慧者用心说话

 
 
 

日志

 
 

【转载】教师何以缺乏合作精神?  

2014-04-25 23:05:48|  分类: 他山之石(教育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载】教师何以缺乏合作精神? - 会说话的哑巴 - 会说话De哑巴【个人空间】
 
    2010年6月底,新课程专家小组组长钟启泉代表教育部起草《教师教育标准》。他表示,按照他领衔起草的标准,现在的绝大多数老师不合格。他认为,现在我国的中小学老师存在三个主要问题:不读书、不研究、不合作。读书、不研究两条,直接指向教师的专业化发展,而不合作却好象跟教师的专业化发展无关,任何人都可能有这个品质,而不只是教师。
    所谓合作,就是指个人与个人、群体与群体之间为达到共同目的,相互配合的一种联合行动、方式。 简单地说,这是一种人与人之间的横向的联系。或者说,合作的条件是人与人之间的平等关系。没有这种平等关系,合作就无从谈起。
    “公民的基本特征,就在于他是合作的,无论事实上是有意或无意的。所以一个人若愿意合作,除非他是有异常特权的人,他总得寻求某种预有的目的,以便与他人合作。”(罗素《人的理性》,天津社会科学出版社,2011,P344)也就是说,大凡具备公民素养的人,都必须具有合作精神。换言之,合作精神是公民素养的一部分。
  公民指具有一国国籍,并根据该国法律规定享有权利和承担义务的人。公民意识与臣民意识等相对,指一个国家的民众对社会和国家治理的参与意识。臣民,又称皇民或党民,是一种奴才型的民众。在封建皇权社会,民众作为皇权的子民,是没有政治权利的。在新时代的条件下,政党取代了皇权后,民众又成为了某政党的党民,同样没有取得完全的政治权利。
   
自古以来,中国民众便一直是皇民,成为了党民后,至今尚未完全脱离党民的身份。在中国的人际关系中,人要么是专横类型的人,要么是奴隶类型的人。在中国社会里,在实行合作的两个人之间,唯一可能系是一个人发号施令而另一个人服从命令的关系——这就是鲁迅所说的“主奴人格的二重性”。在中国人的意识里,人与人之间不是一种横向的平等关系,而是一种垂直的上下关系——中国人不仅以主人的专横为荣,同时也会满足于奴才的身份。
    在《论美国民主》中,托克维尔曾指出,“他们(奴隶)逐渐忘却自己,也可以说放弃自己,或者勿宁说把自己的一切全都交给了主人,并自以为由此确立了自己的人格。他们以支持他们的人的财富来炫耀自己,以主人的荣誉来为自己增辉,以主人的高贵来抬高自己,并一直陶醉于这些仰仗他人而来的 光荣。他们把这种光荣看得往往比其全权的实有者看得还重要。”作为皇民和党民,中国人会以皇帝为荣,也会认为党就是自己的
上帝,是母亲,是太阳.....甚至说,党就是一切。仰仗皇权或党权而活,这是中国民众普遍的奴才心理。
    对上吮痈舐痔,对下则颐指气使,仍是中国官场的典型特征。对领导俯首贴耳,对学生专横跋扈,则是学校教师的典型特征。他们的一生中只有两件事——要么被领导整,要么自己整学生。在这种人际关系中,教师从来便没有横向合作的意识,不会认为教师之间的合作会有什么结果。我曾有一些想法,希望能引导教师们读点书,听点课,搞点研究,而这一切都是自发的。然而,实践证明这只是一个不切实际的想法,因为根本没有合作精神的教师,不会凑在一起研究点什么的。教师们要研究点什么,一定是惧怕领导的权威,即唯有领导对其发威,他们才会去搞点研究,因为他们只服这一套。
    可以相信,钟先生曾经深入基层进行过广泛的调研,对于中国教师的现状颇有观察,因此他才会实话实说。然而,他说中国教师缺乏合作精神,这已经涉及到国民性的问题。实际上,这也怪不得中国教师。我们来看看共产党吧。它要
坚持领导中国民众,将一切纳入自己的势力范围,即使在中国搞民主,也要搞“在自己的绝对领导下的民主”(它拥有绝对的领导权力,不可能搞出真正的民主)。共产党认为自己是上帝,打压民众的批评,本来也没有跟民众合作的精神。那么,把教育作为政治任务来完成,仍然只有党民的身份的中国教师们,如何才能具有合作精神?
    当然,在指出中国教师缺乏合作精神时,钟先生到底是指什么意思,我们恐怕也不便任意臆测。在这里,我只是从自己的视角来解读,跟钟先生的本意无关。
    凡是有点头脑的人都会认为,中国教育的很多问题不是教育自身的问题。在这种情况下,改变教育的最好途径是从教育外部入手。单纯地进行教育改革,收效一定会是非常有限的,因为这些改革没有触及到根本的东西。假如说政治体制是“皮”,那么中国教育便是“皮上之毛”。政治与教育之间的这种关系决定了,既然中国教育深受政治体制的束缚,那么改变政治体制便能最好地改变中国教育。其实,新课程改革的必然失败,非常重要的原因便在于它没有政治改革作为支撑。没有所依存的“皮”,任何教育改革都只能成为空中楼阁。那么,如何改变中国的政治体制呢?我想,培养学生的公民意识,塑造新一代公民,比简单的知识教学要重要得多。因为,公民不再是奴才,他们会积极参与国家管理,呼吁政治改革,迫使共产党从极权主义政党转变为现代公民社会的执政党。在一个自由民主的社会里,民众摆脱了党民的身份后,个性才会得到提倡和保护。此时,中国教育才可能真正重视学生的个性发展。
    昨天,一位新疆的大学生找到我,跟我聊起了中国的政治问题。让人欣慰的是,作为大一的学生,他已经能开始独立思考,对中国的政治体制也有一些认识。我相信,今后他将会是一个合格的公民。中国教育需要培养的,便是他这样的学生。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